30年过去了,除了摊位上的串串,一切都难觅踪迹。进食的仪式不断转变,美食最原初的纯粹却始终屹立不倒。我们不断在表象中建构迷失后的自信,但有一种力量传统而坚固,近乎神性一样的存在。

肖全摄影,北京民生美术馆

肖全摄影,北京民生美术馆

吃货的观展感悟

当原初的斑斓被潜藏的统一性吞噬,无知将成为圣殿上的祭品,感恩他在混沌之初给予我们的启示,哀叹这一去不返的精神启迪。

Michel Serres《文学与精密科学》有感

《地文志》和《在新疆》,一个对香港本土历史文化的抒情史,一个对乡村文化的追忆,两个截然不同的时空下的物质对象,却产生了同样方式的记忆交织。在如今城市记忆修复和乡建话题充斥的时候,这种抛开形式主义批判的写作方式或许能让我们在充斥着空间符号的环境下,以一种精神回归的方式重新去认识乡村、认识城市。《地文志》开篇序言中短短的一句,便把回忆描写的如此动人、令人怜惜:

“事物之真象,向为我辈所执着,然诗人笔下之城市,每多流光幻象,唯秉烛探照,终见本真幽隐其内。” 

想起沈从文的抒情考古学,好像更能让我们立足现在,从时间之外去解读过去。

《地文志》《在新疆》有感

如果一切存在都建立在现实发生后由他者反射的虚像中,欲望的延续便成为我们生命得以持续的可能。但如果“他者的欲望”被本体从意识中剥离,本体是否也因为这种形而上的自负而失去了生命的意义?“无”的概念不应该被争相效仿,也不能作为欲望来延续我们的存在。

《拉康:人的欲望总是他者欲望的欲望》有感

杜尚的自由是封闭的、不可传递的。离开主体的任何宣言,无论是文字的、艺术的,都不再享有个体所拥有的自由意识。在这断裂的间隙,个体的自由意志应该从一种结果成为一种状态,一种分裂、重生的过程。访谈录之后的作者评述似乎显得多余。

《杜尚访谈录》有感

贪婪、仇恨、冷酷...换个情境,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甚至值得怜悯。超验主义的直觉判断成就了自由,但向往自由的我们,却不知道自由就在此处。我们需要在道德和自由意志间不断质问,以求自由带来的平静。

《对二十二名杀手中的访问》 有感

历史性建筑保护的虚假实在性游离于现实世界,存在于虚构的意识形态。建筑的本质因为语言符号的不完美而消失,但这种消失又伴随实体的存在以动态的、无真理性的所指结构重生。

毕业论文 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