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贪婪、仇恨、冷酷...换个情境,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甚至值得怜悯。超验主义的直觉判断成就了自由,但向往自由的我们,却不知道自由就在此处。我们需要在道德和自由意志间不断质问,以求自由带来的平静。

《对二十二名杀手中的访问》 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