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如果一切存在都建立在现实发生后由他者反射的虚像中,欲望的延续便成为我们生命得以持续的可能。但如果“他者的欲望”被本体从意识中剥离,本体是否也因为这种形而上的自负而失去了生命的意义?“无”的概念不应该被争相效仿,也不能作为欲望来延续我们的存在。

《拉康:人的欲望总是他者欲望的欲望》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