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过去,当我们凝视物的时候,我们在凝视时间。如今,当我们凝视物的时候,我们在凝视自己的欲望。我们极力于战胜时间的局限,找到一种无序。好像脱离了时间,我们便找到了永生。如今,人们又开始用时间的符码和景观装饰着物,在消费的意义链条里寻找过去。如此,我们好像控制了时间,其实是时间远离了我们。

 

《消费社会》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