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从个体之外证明一个人的存在,总是很容易的。在个体和个体所处的时空之外,一切行为便有了参照,可以被定位。但被他者感知的个体,和被感知者总是有一段距离。这个距离无法被量化,无法通过理性到达。物成了多重时空的参照,“我”被无限分割,被他者观看。这时候,只有沉默可以让自己成为观者,在观看中寻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