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历史因为记忆的叠加而不断产生新的身份与意义,其存在性依赖于由文本和物质构成的诠释循环中。建筑历史因此具有了介于文本和物质之间的多重意义,建筑成为了先验性知识合法性的参照。但建筑本身并不代表历史,抑或代表历史在现实世界的投射。一切文本的真实性并不存在于建筑体,而在于文本所属的内在系统。留给建筑的,是一种无真理性的、和感官紧密相连的即时的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