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知道。”

“有问过吗?”

“问过自己。”

“那你还是知道的。”

“或许是吧,自省的问题,往往早就有了答案。”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知道。”

“那你知道问题吗?” 

“不知道。如果问题成为问题,问题还存在吗?” 

“为什么不存在?” 

“如果问题被定义了,那一定存在某个答案。能被呈现的图像和语言,都已经有了他们的宿命。答案不是问题的终结,只是问题的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