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地文志》和《在新疆》,一个对香港本土历史文化的抒情史,一个对乡村文化的追忆,两个截然不同的时空下的物质对象,却产生了同样方式的记忆交织。在如今城市记忆修复和乡建话题充斥的时候,这种抛开形式主义批判的写作方式或许能让我们在充斥着空间符号的环境下,以一种精神回归的方式重新去认识乡村、认识城市。《地文志》开篇序言中短短的一句,便把回忆描写的如此动人、令人怜惜:

“事物之真象,向为我辈所执着,然诗人笔下之城市,每多流光幻象,唯秉烛探照,终见本真幽隐其内。” 

想起沈从文的抒情考古学,好像更能让我们立足现在,从时间之外去解读过去。

《地文志》《在新疆》有感